客官您好,您似乎正在使用Adblock之類的廣告阻擋程式
做網站很難,您願意考慮將此類程式關閉或者將我們的網站加到白名單支持我們嗎,謝謝您

一個警察局長對共和國檢察官的自白

  • 弗蘭科·內羅馬丁·鮑爾薩姆瑪麗盧·托洛克勞迪奧·戈拉
  • 120分鐘
  • 帕萊比希多街豪華的辦公大樓像一頭巨獸靜靜地卧著。剛… 帕萊比希多街豪華的辦公大樓像一頭巨獸靜靜地卧著。剛從瘋人院放出來的職業殺手利普馬穿著警服登上樓梯,快步走進一條寬闊的走廊。他一雙充滿仇恨、冷酷的眼睛機敏地搜索著。在拐彎處,他把挎在左臂上的外衣扔掉,迅速裝上了衝鋒槍的子彈匣,對準一扇折門,把門踢開,闖入辦公室。他利用室內的柱子作掩護,向羅蒙諾的座位猛烈掃射。利普馬和羅蒙諾原來是同夥,由於羅蒙諾糟蹋了他的妹妹,兩人翻了臉,羅蒙諾就把他送進了瘋人院。 這時,警察局分區報警圖上的紅燈亮了,發出刺耳的報警聲。早已守候在指揮台前的警察局長蓬納維亞和助手加米諾會意地交換一下眼色,立即趕到出事地點。 羅蒙諾的辦公室屍體狼藉,一片零亂。利普馬和三個埋伏在屋裡的打手都死了。卻不見羅蒙諾的蹤影,很明顯有人把蓬納維亞放出利普馬的消息告訴了他,他在自己辦公室預先布下了羅網。 新上任的檢察官特拉亞尼也趕到了現場。他年輕自信,是個辦事認真,嚴謹,受過良好教育的人。蓬納維亞向他詳細地介紹了案情。羅蒙諾是個建築商。兩年前,他得知在新的城市建設規劃里可以有一宗大買賣,就勾結市長等人按每平方三百里拉的農田價格買下計劃建成住宅區的土地。市政府憑著空地,用納稅人的錢向這地區提供水電、下水道等設施,轉手地價便從每平方三百里拉抬高到四千里拉。羅蒙諾和市長等人從中分肥,大發橫財,對這件醜事如果有人出來反對,他們就先警告,后威脅,要再不行,就把他殺掉。已經有六十三個人死了。 蓬納維亞抓了羅蒙諾三次,都毫無結果,至今他依然逍遙法外。 特拉亞尼被蓬納維亞的誠摯和直率感動了,他滿懷信心地說:「這條路我們一起去走吧!我們不可能改變世界,但是我們應該找出那些有罪的人並且給以懲罰。」 與此同時,羅蒙諾的人也加緊了對特拉亞尼的籠絡。他們要給他換一套頂樓公寓,像這樣豪華的公寓是特拉亞尼的經濟所不能承擔的。來人直言不諱地討好說,只要通過老關係,我們可以用提供貸款的辦法來解決,二十年內分期償還。這實際上就是送禮!特拉亞尼警覺地拒絕了。 在深入調查羅蒙諾的案件中,特拉亞尼發現政府官員的嚴重腐敗。當他向總檢察長馬爾他彙報時,這個道貌岸然的總後台故作鎮靜地告誡特拉亞尼要謹慎,要設法消除有損於國家機構的醜聞,防止導致國家機構的分裂。 要揭露羅蒙諾的罪行,利普馬的妹妹——曾經是羅蒙諾情婦的賽萊娜是唯一的見證人。為了殺人滅口,羅蒙諾派手下人到處追捕她。同時,蓬納維亞也在找她。通過內線,蓬納維亞終於在一個貧民區的公寓找到了臉色蒼白,充滿憂鬱的賽萊娜。 賽萊娜像一隻驚弓之鳥,她目光獃滯地伸手捂著自己,像是自衛,又好像是拒絕來人向她靠近,高聲尖叫著救命。蓬納維亞輕聲地對她說:「賽菜娜,你不記得我了?我是警察局長蓬納維亞。」 賽萊娜回過頭來,驚慌的眼睛里含著淚。終於,她認出了蓬納維亞,滿腹的辛酸和委屈湧上心頭,她像遇到了親人似地捂著臉哭了起來。 在蓬納維亞給賽萊娜尋找的秘密住處里,幻燈的屏幕上先後出現了羅蒙諾的巨大面部映像。參議員里卡塔,市長尼科特拉的臉也一個個閃現。每一個頭像出現時,賽萊娜都證實地深深點一下頭。賽萊娜告訴蓬納維亞,他們經常在一起談大筆的地產交易,談幹掉自己的對手。 完后,蓬納維亞站起來,關閉幻燈,走向門邊,叮囑賽萊娜:「別打電話,特別不要打給我,因為有人竊聽。不要開窗,也別開門。」賽萊娜同意到時候出庭作證。 究竟誰是羅蒙諾的後台?蓬納維亞對總檢察長發生了懷疑。由於特拉亞尼一直受到馬爾他的關照,蓬納維亞決定冒違法的危險,竊聽特拉亞尼的電話。 但這事很快被發覺了。氣急敗壞的特拉亞尼提出要對他起訴。望著被抓走的加米諾,蓬納維亞的心情異常沉重,為了使正義得以伸張,他用打字機打了一份給共和國檢察官的自白書。當特拉亞尼和高級督察帶著警察來到他面前時,他沒有抬頭看一眼周圍出現的緊張跡象,沉著冷靜地在打好的自白書上籤上自己的名字,把它交給特拉亞尼,迅速地走出警察局。 海濱的豪華飯店裡,羅蒙諾和他的狐朋狗黨在酗酒作樂,得意忘形地慶祝他們的陰謀得逞。蓬納維亞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使他們吃了一驚。蓬納維亞正氣凜然,鎮靜地宣布。「我給你帶來個好消息,這次他們要逮捕我了。」 羅蒙諾以為蓬納維亞是他的手下敗將,便肆意地奚落他。義憤填膺的蓬納維亞掏出槍朝羅蒙諾射擊,子彈穿進他的左胸,這個十惡不赦的匪徒,沒來得及吭聲,身子就向右邊倒下去,結束了他惡貫滿盈的一生。 蓬納維亞泰然地走出飯店到監獄投案。 與此同時,特拉亞尼也抓緊了偵查活動,終於查清了一幫政客集體犯罪的事實。市長被捕了。特拉亞尼滿懷誠意地來到監獄看望蓬納維亞,要他設法讓賽萊娜出庭作證。 這時,匪徒們也對賽萊娜下手了。一天,她正在隱居的公寓里洗澡,突然有人敲門,她披上浴巾,警覺地把門打開一條縫。 來人說:「快去,小姐,檢察官想找你談談。」 賽萊娜點點頭,要把門關上,陌生人急忙阻止,這時兩個匪徒先後走進房裡。賽萊娜瞥見房門外有一隻大木箱,覺察到上當了,慌忙說:「我求求你,我懷孕了……」她邊祈求著邊向後倒退。 匪徒撲上來,用浴巾蒙住她的嘴,一雙粗大的手掐住了她的咽喉,賽萊娜在一陣絕望的掙扎之後倒了下去,停止了呼吸。匪徒把大木箱拾進來,把屍體抬起來裝了進去。賽萊娜的屍體被鑄進了水泥預製構件里,安裝在建築物上,永遠也找不到了。 特拉亞尼再次到監獄探望蓬納維亞,蓬納維亞一針見血地指出了殺害賽萊娜的兇手。因為賽萊娜得知蓬納維亞被捕后,曾打電話給特拉亞尼要為蓬納維亞開脫,當時只有馬爾他一個人在場。 在蓬納維亞的開導下,特拉亞尼決心把案件弄個水落石出。 但是蓬納維亞沒有能看到這一天的到來。一次,當監獄里的犯人們魚貫而過進入放映室看電影時,兩個兇手敏捷地閃進過道拐角處的柱子後面截住了蓬納維亞,把他拉向柱子背後的昏暗處。他們正是被蓬納維亞送進監獄的那兩名罪大惡極的殺人兇手——羅蒙諾的保鏢。他們向蓬納維亞的上腹部猛捅一刀而去。蓬納維亞痛苦地低下頭,看到血從他捂著的傷口裡滲出來淌在地上,隨即倒在地上,死去了。 威嚴的檢察署大廳里,燈光明亮。總檢察長馬爾他儼然像個英雄,在許多高級官員前呼後擁下穿過大廳。突然在大廳階梯的高處,特拉亞尼出現了。他嚴肅地舉著一疊文件,目光炯炯地逼視著他。 馬爾他滿腹狐疑地離開那些隨員,隨著特拉亞尼走上階梯。一場生死搏鬥在繼續進行,但是,他倆到底誰勝誰負,仍是個難解的謎。

同主演